赵娉婷对宋时遇的印象还不错。

    温润有礼,五官英俊,为人谦和。

    只是,让赵娉婷好奇的是,宋时遇长得不差,为何一直单身至今。

    难道宋时遇和以前的岑少卿一样,也看破红尘了?

    赵娉婷往里面挪了个位置,“宋大哥快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宋时遇坐在赵娉婷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叶灼叫来服务员,“再要一杯绿茶。”

    语落,她似是觉得有些不妥,转眸看向宋时遇,“宋大哥绿茶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宋时遇点点头。

    叶灼笑看服务员,“那就再来一杯绿茶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安丽姿也将包包放好,笑着道:“大灼灼,娉婷,你们知道我和宋老板是怎么遇到的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遇到的?”赵娉婷满脸好奇。

    叶灼捧着绿茶,红唇轻启,“车祸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丽姿一脸惊讶的看着叶灼。

    连带着宋时遇都有些好奇地转眸。

    安丽姿瞪大眼睛,“卧槽!灼灼,你在我身上安装监控啦!”

    叶灼笑着道:“你是不是傻了,刚刚你自己说,在红绿灯路口跟宋大哥的车产生了一点小摩擦。”

    安丽姿一拍脑袋,“好像是哦。”

    语落,安丽姿笑看赵娉婷,“原来娉婷才是那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赵娉婷无辜躺枪,“我怎么就傻了?”

    安丽姿接着道:“你怎么就不傻了?刚刚我说跟宋老板的车产生小摩擦时,你也在边上,灼灼都能猜出来是因为车祸,就你跟二百五一样。”

    赵娉婷摸了摸脑袋,“我这不是反应没有灼灼那么快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傻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丝毫没有因为长时间没见面儿产生任何隔阂。

    叶灼拿着菜单,点了几个菜,然后将菜单递给对面的宋时遇,“宋大哥你看你想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她们俩先点吧。”宋时遇道。

    叶灼摇摇头,“不用,她们俩喜欢吃的我都点了。”

    安丽姿笑着道:“灼灼可了解我们俩了。”

    宋时遇这才伸手接过菜单。

    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大牌档菜。

    看着没什么特色,偏偏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队。

    宋时遇加了两个菜,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菜就上齐了。

    虽然多了个宋时遇,但聊天氛围一点都没变,三人说说笑笑,偶尔还cue下宋时遇。

    宋时遇也挺会接梗。

    桌子上有着沸腾的火锅,红油滚滚,下入几粒虾滑,十分钟左右捞出,鲜嫩爽口。

    叶灼连吃了三个,“这家的虾滑很好吃,你们尝尝。”

    赵娉婷摇摇头,“我不喜欢吃虾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试试。”安丽姿捞起一粒虾滑。

    宋时遇吃着碗里的肥牛。

    安丽姿尝了一口虾滑,“味道果然不错,宋老板你也吃啊,虾滑老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时遇捞了一粒虾滑到碗里。

    圆滚滚的虾滑裹着麻辣蘸料,不仅Q爽弹牙,唇齿留香,还有一股很特殊的味道。

    隔着沸腾的锅底的热气,安丽姿抬头看向叶灼,“大灼灼,你和五爷的婚期马上就要到了,有没有很紧张?”

    婚期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眼前人虽然是心上人,却也即将成为他人的枕边人。

    宋时遇低垂的眼底说不清楚什么神色。

    他在想。

    如果十几年前被困在小黑屋内的人,没有遇到她的话,此时会是什么境遇。

    人间还有宋时遇吗?

    或许。

    不会有了吧。

    一个人心中若是没有光的话,要如何存活下去呢?

    袅袅热气那姣好的容颜衬得若隐若现,须臾,叶灼缓缓开口,“还好,不是特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灼灼,你和五爷的婚期是订在二月初六吧?”赵娉婷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灼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赵娉婷算了算,“那我到时候可能没时间赶回来了,灼灼,你......”说到最后,赵娉婷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安丽姿接着道:“能不能请假啊?”

    他们三个是最好的朋友,相识相知相遇不容易,安丽姿不想让赵娉婷缺席叶灼的婚礼。

    赵娉婷道:“我刚入职,可能不太方便请假。”

    安丽姿脸上全是遗憾的神色。

    赵娉婷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叶灼握住赵娉婷的手,眉眼含笑,“没事的娉婷,到时候我把婚礼视频发到咱们群里。”

    赵娉婷点点头,“那你们当天可要多多在群里发照片,就当我也参加婚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宋时遇看了看腕表,缓缓开口,“叶灼,我晚点还有个会要开,可能要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叶灼转眸看向宋时遇,“行,宋大哥那你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时遇起身离开,“娉婷,安小姐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宋大哥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宋时遇离开后,赵娉婷看着他的背影道:“宋大哥长得挺帅的,性格也还不错,怎么能一直没女朋友呢?”

    “性格不错?”安丽姿转头看向赵娉婷,接着道:“娉婷,你怕是对性格不错有什么误解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赵娉婷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安丽姿接着道:“你知道宋时遇在圈子里的外号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赵娉婷问道。

    安丽姿缓缓开口,“阎罗王。”

    语落,安丽姿接着道:“其实近些年来宋时遇收敛了不少,我听说,他在未成年的时候,因为弑父,在少管所关了好多年。反正,圈子里对他的风评非常不好。在没认识他之前,我对他没什么好印象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赵娉婷满脸惊讶。

    宋时遇看着可不像这种人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宋时遇一直给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安丽姿又接着给赵娉婷科普了很多关于宋时遇的事情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医务室内。

    宋时遇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,任由刘医生检查。

    白嘉裕也坐在旁边,接着开口,“三哥,你这是干嘛了?把自己整成这样!”

    宋时遇现在的状态很不好,浑身上下长满了红色的小疙瘩。

    闻言,宋时遇没说话。

    刘医生接着开口,“宋老板是对虾过敏,还好回来的及时,要不然随时有可能会休克。”

    休克他倒是不怕。

    他就怕叶灼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白嘉裕皱着眉,“三哥,怎么回事?你是不是遭人暗算了?”

    宋时遇体质不好,对很多东西都过敏。

    尤其是虾。

    所以,宋时遇绝对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吃了虾的。

    而且,对方肯定是非常了解宋时遇的人。

    究竟是谁呢?

    谁要害宋时遇?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宋时遇缓缓开口,“我自己吃的。”

    白嘉裕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自虐?

    宋时遇不缓不急地开口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白嘉裕眯了眯眼睛,“三哥你很不对劲!”

    他绝对是遇到谁了?

    “是叶......”白嘉裕一句话还未说完,就被宋时遇直接打断,“跟谁都没有关系,是我自己想尝尝虾是什么味道。”

    白嘉裕看了宋时遇一眼,眼底其实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宋时遇多骄傲的一个人啊。

    可现在,却变成了这样......

    “三哥,”白嘉裕蹲下来,抬头看向宋时遇,“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,喜欢就去争取。人生就这么长,你别给自己留下遗憾。”

    开心就笑,伤心就哭,遇到喜欢的人就去追。

    何必要那么累呢?

    以宋时遇今时今日的地位,他完全没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“是啊,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。”宋时遇轻叹一声,“嘉裕,好好珍惜小唐。”

    小唐是白嘉裕现任女友。

    两人分分合合,感情有,可白嘉裕总觉得欠缺了点什么,于是就不着四六的。

    白嘉裕有些无语的道:“三哥,咱们现在在说你的事情呢!你CUE我干啥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让你后悔。”

    语落,宋时遇顿了顿,转眸看向外面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色,“我在二十年前就应该是个死人,可上天又给了我一次生命。该报的仇也报了,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”

    白嘉裕看着他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良久,白嘉裕接着开口,“三哥......”

    话到嘴边,他又咽了下去,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宋时遇太骄傲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桀骜的性子,让白嘉裕担心他会走上一条极端的路。

    也是此时,宋时遇转头看向白嘉裕,他仿佛看穿了白嘉裕的想法,笑着开口,“我心里有信仰,眼里有光,不会去干那些弱者才会去干的事。”

    只要信仰和光在,他就在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白嘉裕松了口气,接着道:“对了三哥,我爷爷说要给你介绍个对象,对方相貌长相都很不错,你要不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替我谢谢老爷子,不过不需要。”宋时遇道。

    白嘉裕接着道:“可人总归都是要结婚生子的呀!”宋时遇这样怎么行?

    “那是其他人。”宋时遇语调淡淡。

    白嘉裕不可思议看向宋时遇,“三哥,你不会真打算终身不娶吧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”宋时遇反问。

    白嘉裕很不理解宋时遇这种想法,他认为人老了就应该儿孙绕膝,同结发之人一起享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像宋时遇这样的,以后只能孤独终老。

    白嘉裕还看过独居老人在家过世,直至腐烂后才被邻居知道的新闻,于是便分享给宋时遇听。

    谁知,宋时遇听后只是笑道:“杞人忧天。”

    白嘉裕皱了皱眉,“你是为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任何人。”宋时遇直接堵住白嘉裕没说完的话。

    “可你有没有想过,你老了怎么办?”白嘉裕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朝有酒今朝醉。”宋时遇回答。

    白嘉裕叹了口气,“三哥,你以后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宋时遇没说话。

    会后悔吗?

    自然不会。

    若是为了传宗接代,享受别人眼中的天伦之乐娶妻生子的话,他才会后悔终生。

    一生一人。

    若那人已经为人妻,为人母。

    那他便守之护之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宋时遇,白嘉裕也只能无奈地摇头。

    须臾,宋时遇转头看向白嘉裕和医生,“你们先出去,我要一个人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白嘉裕朝医生看了眼,而后和医生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房间内恢复安静。

    良久,宋时遇站起来,往落地窗前走去,目视远方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,在他身上镀上一层浅浅的光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没什么神色,看不出悲喜。

    往事一幕幕。

    她来时携风带雨,他避无可避,她走时乱了四季,他久病难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农历二月初六。

    宜嫁娶。

    刚过了凌晨,天还未亮,林家上上下下便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鲜红的“囍”字贴满了全部的门窗。

    看着家里忙成了一片,林锦城不知道要忙些什么好,心里一片惆怅。

    叶灼是他唯一的女儿,更是林家唯一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踏出林家的门槛之后,她将是别人的妻,日后还会为人母......

    身为父亲,他是真的舍不得。

    可今天毕竟是叶灼大婚的日子,他还是挤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虽然叶舒平日里没什么感觉,但真到了叶灼出嫁这天,她也是难受的紧。

    好在家里上上下下有白静姝和林泽在打理。

    在这个家里,恐怕只有叶灼一个人最轻松。

    此时,她正在睡梦中。

    白静姝笑着看向林泽,“现在要不要把灼灼叫起来?”

    “别,”林泽摇摇头,“我跟化妆师约好了四点半过来,四点二十再去叫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凌晨四点二十分,白静姝敲门去叫叶灼起来。

    “灼灼!起床了!”

    听见白静姝的叫声,叶灼应了一声,“化妆师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十分钟就到了。”白静姝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起来。”叶灼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。

    而后立即换衣服起床。

    今天的第一套衣服是传统的喜服。

    里三件外三件,丝带间缠缠绕绕间非常繁琐,需要先化好妆再穿喜服。

    于是叶灼便随便披了件外套去洗漱。

    刚洗漱好,门外就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嘟嘟嘟--

    “狗子,去开门。”叶灼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小白白立即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开了,是白静姝带着化妆师过来了。

    白静姝笑着问道:“灼灼起来了没?”

    “起了。”小白白往后退了几步,“你们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白静姝带着两个化妆师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嫂子。”叶灼从洗手间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灼灼,这是今天给你跟妆的两个化妆师,”白静姝接着介绍道:“这是米雪,这是安妮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。”叶灼微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两个化妆师看着叶灼,脸上全是惊艳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她们见过的最美的新娘子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还是在素颜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!”

    叶灼接着道:“你们快坐,小白白,去倒茶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。”小白白立即去倒茶。

    安妮惊讶的道:“它是机器人吗?”

    不等叶灼回答,小白白立即抢答道:“对哦对哦,而且人家不但是机器人,还是全宇宙最厉害的机器人哦!”

    “天哪!它好可爱!”

    小白白立即扬起可爱的小脑袋,“刚刚忘了说,人家还是全宇宙第一可爱的小白白哦。”

    很快,小白白便倒好茶,端到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喝了茶,便开始化妆了。

    新娘妆和传统的喜服一样,复杂且繁琐。

    米雪和安妮一个负责发饰,一个负责妆容。

    米雪一边在叶灼脸上涂抹,一边道:“叶小姐,你的肤质也太好了,一点都不卡粉,特别服帖!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护肤品选的好。”叶灼回答。

    安妮立即问道:“叶小姐你平时什么护肤品啊?”

    “若素。”叶灼回答。

    若素是国产护肤品。

    很常见,也很普通,最重要的是便宜,一套下来才两百块钱。

    本以为像叶灼这样的豪门千金,肯定会报出一个让他们仰望的国际大牌,却没想到,叶灼的护肤品这么亲民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安妮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她怎么没听说,若素那么好用?

    叶灼笑着道:“嗯,若素是很有良心的国货,当然,我说了也不算,你们用了之后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事实胜于雄辩。

    米雪接着道:“可我听说仙女水更好用。”

    仙女水也是一款护肤品,不过是R国的品牌。

    “嗯其实若素这种护肤品更适合我们的肌肤,岛国的气候,还有他们的生活习性都跟我们不一样,他们研究出来的护肤品更适合岛国人民。”叶灼道。

    安妮点点头,“这么说的话,还真有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叶灼又跟他们科普了一些其他护肤知识。

    米雪和安妮学到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,您真是太厉害了,比我们专业的化妆师懂得还多。”

    叶灼看着镜中的自己,“女生最重要的就是脸。”

    “叶小姐说的太对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妆容和发饰就弄好了。

    安妮和米雪往洗手间走去。

    叶灼的卧室内就带有洗手间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往洗手间走去,一边低声道:“安妮,你相信叶小姐用的是若素吗?”

    米雪摇摇头,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像叶灼这样的人,她就算不用仙女水,用的肯定也是顶级的定制产品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安妮的目光被护肤台前的护肤品吸引。

    “米雪,你看那里。”

    安妮转头看去,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这些护肤品有的用了一半,有的将近空瓶,还有的才刚刚开头,除了若素之外,还有其他的产品。

    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全是国货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叶小姐真的在用这些国货!”

    “我要拍下来,回去跟叶小姐用同款。”米雪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六点钟。

    叶灼换好喜服,坐在床头。

    “灼灼!”

    就此时,房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身穿伴娘服的安丽姿和李悦悦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淡粉色的伴娘服,也是古装的,看起来飘飘欲仙,并没有在选衣服的时候,为了不压住新娘的风光,去选那种黯然无光的款式。

    “快看我们的伴娘服好不好看!”

    两人激动的在叶灼面前转圈圈。

    “好看!”叶灼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好看,”安丽姿看着落地镜内的自己,“灼灼啊,你的眼光简直绝了。”

    叶灼反问道:“人美眼光能不美吗?”

    摄影师也在这个时候进来,举着手中的摄影机道:“新娘和伴娘来张合影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悦悦和安丽姿立即走到叶灼边上。

    摄影师一边拍照,一边教她们摆姿势,“对对对,就是这样,伴娘笑得太开心了,稍微收敛一点点,含蓄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三二一!好!茄子!”

    “再换一个姿势,拿上扇子。”

    所有美好的画面都被定格在了相机里。

    “新娘单独来一张。”

    摄影师咔咔咔的按着快门。

    人对于美的事物总是欣赏的,尤其是摄影师。

    给叶灼拍照非常轻松,不用特地去找角度,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拍,她都是完美无瑕的。

    美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那般自然。

    拍好之后,摄影师接着道:“新娘子,要不要和你的父母家人一起拍一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叶舒和林锦城、林泽和白静姝都在楼下忙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小白白立即去叫人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来了。

    叶灼身穿大红色喜服,端坐在床前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林锦城的眼眶立即就红了。

    嫁人了。

    他的女儿真的要嫁人了。

    “外婆,爸妈,哥嫂子,快来拍照。”

    林锦城努力的将泪意收回去,挤出一丝笑容,点点头,往叶灼身边走去。

    林锦城和叶舒站在叶灼的身后,白静姝和林泽抱着孩子站在旁边,叶琅桦则是站在叶灼身边。

    摄影师看着镜头,“大家的表情不要那么严肃,稍微笑一笑。”

    叶舒和白静姝扯起微笑。

    可林锦城和林泽却怎么也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心情复杂,尤其难受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一张照片定格在相机里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张。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。

    岑家庄园。

    岑少卿换好喜服,从房间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五哥!”何子腾也在这个时候换好伴郎服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伴郎是周楚越。

    周楚越和岑少卿是小时候的玩伴,十岁那年因为举家搬迁到国外,此后虽然跟岑少卿很少见面,但两人的兄弟情还在。

    “楚越,你女朋友跟你一起回来了吗?”何子腾看向周楚越。

    周楚越摇摇头,“没,她工作忙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岑少卿身穿红色盘扣喜服,丰神俊朗,整个人如同从民国时期的油画中走出来的偏偏俊公子一般。

    儒雅又英俊。

    “五哥,你这套喜服不错,”周楚越笑着道:“等我结婚的时候可以参考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何子腾道:“你家那外国妞欣赏得来咱们这国粹吗?”

    周楚越的女朋友是外国人。

    想要一个外国人接受本国文化,还是有点困难的。

    周楚越想了想,“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何子腾道:“我看有点难。”

    周楚越家的外国妞脾气很差,也只有周楚越能忍受,换成他的话,一天都忍不了。

    语落,何子腾看向岑少卿,接着道:“五哥,你现在紧张吗?”

    岑少卿整理了下衣袖,薄唇轻启,“有点。”

    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叶灼,想到马上叶灼就能成为他的妻子,岑少卿是真的紧张。

    还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从婚礼的前三天,他就开始失眠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他更是彻夜未眠,翻来覆去,脑海中始终都是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朝是卿,暮是卿。

    朝朝暮暮皆是卿。

    有点!

    何子腾眼底全是惊讶的神色。

    天哪!

    他这是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岑少卿说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堂堂岑五爷,居然会紧张。

    何子腾笑着道:“没想到啊五哥,你居然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岑少卿神色不变,“我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周楚越接着道:“五哥,那你可真是个很普通的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岑少卿看了看腕表,“时间差不多了,咱们下楼吧。”

    岑老太太和周湘已经在楼下等着了。

    两人皆是穿得十分喜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岑老太太,更是连旗袍都穿上了。

    银白色的头发,映衬着酒红色的旗袍,并不显得突兀,反而有种岁月安然般的美好。

    白发带花君莫笑,岁月从不败美人。

    很难得的,岑老太太今天没有称呼岑少卿为臭小子,而是满脸慈祥,笑意盈盈的道:“少卿,快点出发把,别耽误了吉时。”

    订好的吉时是8点出门,8点58分到林家。

    两家隔得并不远,二十分钟就能到,但今天婚礼,车速不能太快。

    “好的奶奶。”岑少卿微微颔首,带着伴郎团和车队以及其他接亲的人离开

    8点30分。

    叶灼已经全部准备完毕,坐等岑少卿来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房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“灼灼!”

    看到来人,叶灼眼底全是惊讶的神色,“娉婷!”

    安丽姿也非常惊讶,“你不是说不能来吗?”

    赵娉婷笑着道:“我把老板炒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的。”安丽姿道。

    赵娉婷接着道:“开玩笑的,其实我之前之所以说不来,就是想给灼灼一个惊喜而已,她结婚我怎么可能不来!”

    叶灼不光是她最好的朋友,还是她生命中的贵人。

    语落,赵娉婷又道:“不止是我来了,我爸妈他们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伯母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林家是宾客满座,林锦城和叶舒忙得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林泽和白静姝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8点58分。

    婚车准时出现在林家门口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鞭炮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来。

    李悦悦立即反应过来,站起来道:“娉婷,快快快,把房门反锁起来!我去藏鞋子!”

    安丽姿把从晚上买的一些整人工具拿出来。

    有保鲜膜套,还有指压板,还有口红。

    不等新郎和伴郎团上楼,房门就被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边,岑少卿带着伴郎团和亲友团来到房门前。

    “开门呀!”何子腾伸手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李悦悦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接亲的。”何子腾回答。

    “接亲?接什么亲?”安丽姿接话道:“你们让来接亲的那个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五哥,让你说话呢!”何子腾立即让路让岑少卿站到前面。

    岑少卿的心在砰砰地跳个不停,他压住心底的躁动,薄唇轻启,“领导,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声音太小了,你家领导听不见。”赵娉婷接话。

    岑少卿清了清嗓子,接着开口,“领导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听是听见了,你们的诚意呢?”

    “诚意?”岑少卿转头看向何子腾。

    何子腾自然不指望岑少卿能懂什么叫诚意,话说,虽然是岑少卿结婚,但他可比岑少卿还上心,专门查了怎么去贿赂伴娘,让伴娘开门。

    只见何子腾从包里拿出一大把红包,“诚意自然时间有的,你们把门开开,我把诚意从门里递进来。”

    周楚越朝何子腾伸出大拇指。

    厉害!

    实在是厉害!

    安丽姿的声音从门内传来,“开门?你当我们傻呢?你们把诚意从门缝里塞进来。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何子腾只好把红包从门缝里塞进去。

    收到红包后,三人激动的不行,李悦悦笑着道:“没想到何子腾还挺上道。”

    安丽姿接话道:“还不是被五爷给教育的,你都不知道,他以前有多直男。”

    何子腾之前追过安丽姿,那直男行为,差点没把安丽姿吓死。

    虽然何子腾长得还行,但实在不是安丽姿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收了红包之后,三人将门打开,才开出一条缝,就被门外的伴郎团和迎亲团给挤开。

    “进来了!进来了!”

    岑少卿身穿红色喜服,手拿捧花,就这么看着端坐在床上的叶灼。

    她身姿笔直,手里拿着扇子,遮住了如花容颜。

    “领导,我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安丽姿双手抱胸,“五爷,你接你家领导回去就这个态度啊?”

    岑少卿楞了下。

    何子腾立即小声提醒岑少卿,“五哥,跪下,跪下。”

    换成以前,何子腾可能还会担心岑少卿因为大男子主义不愿意跪下。

    但现在......

    不会了。

    因为岑少卿在叶灼面前是没有底线而言的。

    收到提醒之后,岑少卿立即单膝跪地,“领导嫁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叶灼还未说话,李悦悦接着道:“求大灼灼嫁给你怎么着也得背个三从四德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边上围观的亲友立即附和道:“三从四德!背三从四德!”

    岑少卿平时多孤冷的一个人?

    大家也都趁着这个机会多整蛊他一下。

    毕竟,机会难得。

    错过今天,他又是那个高不可攀的岑五爷。

    背三从四德这种小事根本就难不倒岑少卿,简直就是张口就来的小事,“领导出门要跟从,领导命令要服从,领导讲错要盲从。领导化妆要等得,领导花钱要舍得,领导生气要忍得,领导生日要记得。”

    看着单膝跪地在背三从四德的岑少卿,周楚越压低声音朝何子腾道:“五哥以后肯定是个妻管严。”

    而且是晚期的那种。

    何子腾笑着道:“这还用说?”

    背完三从四德,叶灼移开手中扇子,露出一张明艳动人的脸,她一字一句,“岑先生,从今天开始,你从实习生正式转正了。”

    语落,叶灼接过他手中的鲜花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脸,岑少卿激动的不行,一颗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恍惚间,又回到了跟她表明心意的那个下午。

    “咱们回家!”说着,岑少卿便要起身抱起叶灼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赵娉婷在这个时候开口。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事吗?”岑少卿转眸问道。

    赵娉婷接着道:“五爷,灼灼的鞋还没找到呢!”

    “鞋?”

    岑少卿低头掀开叶灼的裙摆,裙摆之下,她的脚果然是光溜溜的。

    “鞋子呢?”岑少卿问道。

    “鞋子在哪里,当然需要你自己去找了,”安丽姿道:“你也可以让你的伴郎团和迎亲团帮忙,温馨提示你们一下,鞋子就在这间屋子里。你们赶快找吧。”

    得到线索之后,众人立即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可找了半天,甚至连垃圾桶都翻了,也没有找到鞋子。

    何子腾看向伴娘团,“再给你提示吧!”

    李悦悦双手抱胸,“给提示可以啊,但有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懂。”周楚越立即拿出何子腾没发完的红包。

    李悦悦和其他两位伴娘满意的收下红包,这才给他们指了条明路。

    历经很多事情,这才找到婚鞋。

    岑少卿单膝跪地,帮叶灼穿上婚鞋,随后将人懒腰抱起,“咱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岑少卿一口气把人抱到婚车内,生怕伴娘团一个反悔,又要刁难他。

    好在,几个伴娘并没有再次发难,而是坐到后面的婚车内。

    今天是传统婚礼,原本岑少卿是想准备八大抬大轿的,但是又怕造成交通堵塞,所以就没安排轿子。

    一共二十八辆婚车。

    清一色的玛莎拉蒂,车牌号也是连数的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一场豪华婚礼车队刷爆了网络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猜测究竟是什么大人物结婚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原本平静的上午,天空中却出现了很多直升飞机。

    虽然京城大人物多,但平时出现很多架直升飞机,并且都是往同一个方向飞的情况还是少见。

    【据我的一个可靠的朋友说,今天全世界所有的大佬几乎都聚集在了京城。】

    【是因为这场婚礼吗?】

    【别吹牛了,什么人结婚才能聚集各方大佬啊?】

    【有是有的,比如叶小姐和岑五爷!不过他们好像还没有宣布婚期。】

    【楼上的,你那位可靠的朋友有没有跟你说到底是谁结婚?】

    【......】

    网络上众说纷纭,猜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这边,婚车停在了某五星级酒店。

    这家酒店是岑少卿自己的,为了准备这场婚礼,酒店在半个月前就不营业了。

    此时,酒店内外全都是宾客。

    大佬们也都聚集到了酒店。

    叶灼被林锦城挽着胳膊,站在礼堂的大门后,静待及时的到来。

    光线有点暗。

    看不清林锦城脸上的表情,可叶灼的手臂却被一抹液体晕染。

    父爱无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叶灼心里亦是非常舍不得,转头看向林锦城,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锦城强忍着泪意,“灼灼,爸爸今天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很平淡的一句话,却听得叶灼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三、二、一......”婚礼司仪的声音穿透礼堂,从里面传出来,“现在有请我们美丽动人的新娘。”

    礼堂的门被伴郎拉开。

    钟声响起。

    林锦城挽着叶灼,一步一步往台上走去。

    岑少卿就站在红毯的那头。

    红毯不长,很快就走到了岑少卿身边。

    林锦城就这么看着岑少卿,“不许欺负灼灼。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。”岑少卿直视着林锦城,“我向您保证,永远都不会欺负灼灼,未来,她不仅是我的妻子,她更是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岑五爷,你要是敢对叶小姐不好的话,我们这些人都是叶小姐的后盾!”宾客席间,各国大佬在这个是站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平时在新闻上才能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们。”越来越多的人从席间站起来。

    场面有些壮观。

    叶灼于他们来说,不仅仅是神一般的存在,更是信仰。

    台下的岑老太太和周湘,以及叶舒等人早已是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岑少卿面向众人,再次保证,“请诸位放心。”

    林锦城这才哽着嗓子,依依不舍地将叶灼的手放在岑少卿的掌心中。

    岑少卿立即紧紧的握住叶灼的手。

    婚礼进行的非常顺利。

    最后是改口的环节。

    双方亲人坐在台上,新人要敬茶,改口。

    先是女方父母。

    不仅是林锦城和叶舒,还有叶琅桦这个外婆。

    岑少卿端上茶,“外婆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叶琅桦脸上全是笑意,往岑少卿手里塞了个红包。

    “爸妈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林锦城虽然挺不乐意喝茶的,但还是板着脸接过来了。

    岑家这边就只有周湘和岑老太太。

    叶灼端着茶,“奶奶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奶奶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称呼,岑老太太再也绷不住了,想到了跟叶灼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那个时候她就知道,叶灼将来肯定是她得孙媳妇。

    “乖,乖。”岑老太太双手接过茶杯,喝了一口,然后将红包塞到叶灼手里。

    随后,岑老太太看着叶灼道:“灼灼,以后你就是咱们家的女主人,只要是说你,我们绝不说二。这里除了红包之外,还有家里的银行卡,各种产证,还有钥匙。”

    这话音刚落,便有侍者端着个托盘走过来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岑老太太顿了顿,“要是少卿敢欺负你的话,以后我就没这个孙子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空气中立即响起铺天盖地的拍掌声。

    敬茶之后,便正式开席。

    叶灼去后台换了套敬酒服,便跟着岑少卿去挨桌敬酒。

    婚宴结束,已经是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叶灼累的连妆都不想卸,就这么的瘫软在床上。

    楼下,岑少卿还被何子腾已经周楚瑜以及于暮年等人拉着灌酒。

    记忆中,岑少卿就没喝醉过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三人不信邪,非要喝倒岑少卿,可是,还没等喝倒岑少卿,三人就先醉了。

    看着不省人事的三人,岑少卿松了口气,可算是没人能打扰他们了,低眸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,抬脚往婚房走去。

    门是关着的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叶灼知道是岑少卿进来了,爬起来,靠在床上,语调慵懒,“给我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岑少卿走过去倒了杯水,却没有递给叶灼,而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见状,叶灼急了,“你怎么自己喝了!”

    岑少卿也不解释,走过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须臾,抬起她的下巴,薄唇就这么的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清凉的水,顺着他的薄唇,渡进了叶灼的嘴里。

    空气中的温度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岑少卿压抑的太久了,自然不会浪费一分钟时间。

    “灯!灯!”

    啪--

    屋内的灯全被熄灭了。

    黑暗中,只能听到一些声音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直至第二日上午十一点,叶灼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岑少卿已经恢复衣冠楚楚的样子,衣冠整齐,站在床前,就这么看着叶灼,深邃的凤眸中一片漆黑,沉得不行。

    和昨夜的他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叶灼动了一下,只觉得浑身都没劲,还有些酸痛,扔了个枕头过去,“你倒是轻松!”

    “轻松吗?”岑少卿走过去,微微倾身,压低声音道:“可昨天晚上出力的一直都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敢说!”叶灼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又没有外人。”岑少卿低沉的语调里,还略带三分低暗哑。

    “几点了?”叶灼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一点半。”岑少卿语调淡淡。

    很是平淡的回答,却让叶灼非常惊讶,“十一点半了?”

    她还以为最多九点半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叶灼立即掀开被子起床,“你怎么不早点叫我。”

    掀开被子,才发现自己未着片缕,又立即盖回被子,如玉般的脸瞬间就红了,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学会适应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”岑少卿有些无奈的道:“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岑少卿出去之后,叶灼才掀开被子开始换衣服。

    刚换好衣服,岑少卿的声音就从隔壁传来,“领导,好了没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岑少卿推开门从里面走出来,很自然的帮她挤好牙膏,“快点洗漱下,准备吃饭,睡了那么久,不饿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岑少卿接着道:“忘了,你怎么会饿呢!应该是我饿才对。”

    叶灼刷牙的动作未停,对着他腿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岑少卿不再贫嘴,给叶灼放好洗脸水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叶灼才发现,岑老太太和周湘都坐在餐厅等她吃饭。

    “奶奶,妈。”叶灼叫的倒是自然。

    岑老太太满脸微笑的看着她,“灼灼快坐,王嫂!去给少夫人盛饭!”

    “好的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岑老太太抓住叶灼的手,“好孩子,昨天晚上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岑少卿常年健身,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力气。

    叶灼有些微囧,只好转移话题,“奶奶,您和妈你们都还没吃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饿。”周湘接着道。

    岑老太太连忙点头,“你妈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虽然婚礼已经结束了,但网上的热度还没下来,大家都在猜测这场婚礼的男女主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隔天。

    叶灼在微博上回应:

    从此烟雨落京城,一人撑伞两人行。

    岑少卿跟着回应:

    幸得识卿桃花面,从此阡陌多暖春。

    【全文完】

章节目录

全能千金燃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德音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德音不忘并收藏全能千金燃翻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