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莹宝正在厨房专心切菜,切好才发现多出一个人来;“艾玛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薛文宇翘着腿,抱着胳膊很是鄙视的回应道;“我真的就想不明白,就你这样一点警惕性都没有,是怎么活到现在的?得亏进来的是我,若是来的是登徒子,我看你哼哼。”

    “登徒子有什么可怕的,他若模样甚合我意,我就从了他,若他长相猥琐惹人生厌,我就阉了他。“说罢,牧莹宝邪笑着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剔骨刀。

    她那坏坏的笑,配上手中寒光闪闪的利刃,让薛文宇脑海中闪过宫中净身房里的净身师父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说得出口。”薛文宇鄙视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喂,你讲不讲理啊,登徒子可是你说出来的。那你叫我怎么回应?面对登徒子,哭着求饶?他会放过我么?比如这样?”说到这里,牧莹宝把手里的刀放在菜板上。

    然后举起俩拳头,一边对着身前做捶打状,一边表情惊恐夸张的娇声求饶着;“不要啊,不要啊。”

    薛文宇看着嘴角就忍不住的抽了抽,咬着牙不让自己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如何,我估计只会令那登徒子恐怕会更兴奋的吧?”牧莹宝停了下来,一本正经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那样是在反抗求饶而不是引诱?”薛文宇有些无奈的问到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了,哎,我若是说你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帮我烧火,你肯定不会同意的对吧?”牧莹宝忽然转开了话题盯着他的眼睛问。

    烧火?

    薛文宇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说,当然不同意。

    可是,他又一想啊,不对啊,自己说不同意的话,那她肯定是一副早就猜到会如此的德性。

    但是,自己要想不让她如愿的话,那就得反着来,你不是猜到本座不会烧火么?本座偏偏答应帮你烧火!

    做好决定了刚要起身往灶台边走,可是看着她笑嘻嘻的模样,薛文宇忽然暗骂自己一声,愚蠢!

    自己去烧了火,占便宜的不还是她么?

    于是,他瞪了她一眼;“我还有要紧事,哪有闲工夫跟你在这闲扯。”说完,起身背着手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没闲工夫还到厨房来?毛病。”牧莹宝对着他的背影嘀咕着。

    声音虽低,薛文宇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,是啊,自己到底怎么回事?就算有闲工夫也不该来这厨房啊!哪儿不好去啊,可以去书房练功,可以去卧室咪一会儿,还可以去跟商小虎他们商量下接下来要办的事儿。

    事情一堆一堆的,怎么可能闲到跟她扯没用的。

    薛文宇觉得,可能是因为自己最近对这女人太好的缘故,不然的话她怎么想起让他给烧火了?

    他摇头叹气,这女人啊,就是不能对她太好,给点阳光就灿烂,给点颜色就开染坊。

    晌午的时候,樊家父子看着一桌的菜,再看着系着围裙跟着端菜的牧莹宝,不敢相信的小声问辉哥;“这些菜,真的是她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辉哥点头告诉着。

    “是有客人来了才亲自动手做么?”樊卫庭低声又问道。

    辉哥摇头;“不是啊,我跟母亲在幽城的时候,就都是母亲做一日三餐的。后来不管到何处,只要条件允许,又不是很累,也都是母亲做的。

    外祖父,舅舅你们等下多吃些,我母亲做的饭菜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樊家父子听了点点头,看着桌面上的菜,心说光是看着就很有食欲的样子啊,但是看着人家主人都还没落座呢,他们做客人的也不好意思先吃,那太失礼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再去看看曾祖父怎么还没来。”辉哥见菜都摆满桌了,曾祖父还没来就起身边跟牧莹宝打招呼,边往外跑。

    樊家父子先前听孩子说过,这位世子夫人认了个亲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的功夫,就见辉哥领着一个老者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曾祖父,这是我外祖父,这是我舅舅。”辉哥帮着引荐。

    “外祖父,舅舅,这位就是我曾祖父了。”

    樊家父子在陶清源进来的时候就起身了,闻言跟他拱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樊普常心里就嘀咕啊,这位年纪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吧,这辈分却高出一辈去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人,莫要客气赶紧坐。”薛文宇不吭声,牧莹宝就赶紧招呼着。

    辉哥坐在陶清源和樊普常的中间,牧莹宝坐在陶清源和薛文宇的中间。

    樊家父子只吃了一口菜,就被震住了,真是不敢相信,这世子爷的夫人厨艺这么好。

    其实临来之前,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的时候,还都是有顾虑的。

    这些年都不知道孩子还活着,也没管过,也不知道孩子会不会认。

    更加不知道这世子爷会是什么态度,而现在,爷俩都知道想多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到来,孩子很高兴,这世子爷夫妇也不抵触,不然的话怎么会亲自下厨给做饭菜招待呢。

    而且,看着人家对这孩子的态度,那就是真心的好。

    樊家父子过来到现在,发觉辉哥身边就没什么人伺候,也没觉得辉哥可怜。这父子俩都是眼明心亮的人,能判断什么样的好才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“外祖父,你怎么又流泪了。”辉哥忽然看见外祖父用袖子擦拭眼睛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外祖父这是开心,知道你还活着就觉得已经是件很庆幸的事了。没想到,世子爷夫妻还把你教的这么好,视你为己出,俊杰啊,你不是可怜的,你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呢。

    不管以后你的身份怎么变,你都不能忘本啊。”樊普常说着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辉哥认真的点头;“外祖父放心,这些道理外孙都知道的。外祖母的事我跟母亲说过了,她说这里局势平稳些,再接外祖母过来医治。

    母亲她医术跟厨艺一样厉害的,肯定能医好外祖母的。”

    樊普常一听,激动的连忙起身对着牧莹宝拱手;“如此,就要麻烦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牧莹宝见他如此,不得已也赶紧起身;“您别这么客气,都说了自家人呢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她还以为这顿饭要一直这么客气来客气去的,还算不错,后面樊家父子就自然放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辉哥很开心,这顿饭吃的数他最活跃,一下给这个斟酒,一下给那个斟酒的。

    牧莹宝始终注意着樊家这爷俩,感觉还是不错的,是大儒却不酸腐,不死板!不然的话,她还真的担心接下去怎么相处呢。

    这顿饭吃得很是愉快,不管是主还是客,都没有贪杯。

    放下筷子后,他们都去书房商量事情,丫蛋和石头抢着收拾桌子,不让牧莹宝碰。

    牧莹宝算算日子,自己大姨妈就在这几天了,就去给自己炖滋补的药膳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辉哥送樊家父子先回屋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回返的时候就见父亲在院子里抽了抽鼻子嗅着,见到辉哥过来就问;“谁病了……

    喜欢替嫁神医:腹黑世子,甩不掉请大家收藏:()替嫁神医:腹黑世子,甩不掉青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佛系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千岛女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岛女妖并收藏佛系神医最新章节